和你一起相偕享受人生的秋天

和你一起相偕享受人生的秋天

在和外子的一段相处后,才恍然冥冥中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形任务。

不简单的退休任务

电视新闻报导中提到台湾最危险的一座桥梁是沙鹿大桥,钢筋外露、护栏无存。我看着眼熟,回头问同看新闻的外子:「这座桥是以前我们由台中港路回清水时,要转弯到沙鹿、清水时,左边的那座桥吗?」

外子不假思索回说:「不是。」

我纳闷着,看起来很像啊!隔了五分钟,外子跟我说:「不是现在我们常走的路上那座新桥,是从前我们由台中港路回清水时,要转弯到沙鹿、清水时,左边的那座桥。」

各位一定要对照着看才知玄虚。这位临老忽然开始叛逆起来的阿公,明明跟我说的是同一座桥,连用字遣词都分毫不差,却怎幺也不肯附和一下太太,一定要唱反调,说No。

晚上女儿回来,我跟女儿告状。外子骇笑着说:「我以为你说的是现在的新桥。」我说:「你就是没拿我的话当真,从不肯认真听一下,所以我说出的话就算跟你一模一样,你也要说『不』,总之就是纯反对。」

我清清喉咙正色跟他说:「你的为人或做丈夫一向可得九十五的高分,可那剩下的五分正是要命的关键。现在我终于知道,我提前退休的任务了,就是矫正你这叛逆的五分。从今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凡事说No,仔细听太太的话,意见跟你相左的才说『不』,意见一样的,就说一下『对』或『是』,这样你也没什幺损失,太太又得到共鸣的快乐,不是挺好的?」

外子欲言又止,好像被什幺哽住了似的红了脸,一秒钟以后回说:「我差一点又说『不是啦!』……」

全家爆笑开来,看来我这桩退休的新任务相当不简单。

他是在跟红豆呕气还是比意志力

外子知道我爱吃汤圆,花工夫煮了一大锅红豆汤圆,舀了一碗取悦太太。太太太感动,原本想说些动人的谢词,但吃了一口后,发现红豆硬得吓人!汤圆则烂到不行。感谢的话哽在喉头,脱口而出的是:「红豆怎幺还这幺结实,你煮多久?」外子自己吃了一口,喃喃自语:「奇怪!我还先用水泡了一整晚,又煮了一个多钟头,怎幺还这幺硬。」

「还不能吃,再煮久一些吧。这些红豆可能有些顽固,不肯轻易屈服。」我忍不住下指导棋。

第二天,又一碗红豆汤圆端到眼前。怀抱着新生的期待,我用汤匙嚐了一口,口感还是很差,红豆的壳感觉像「粗坑」(稻壳),我勉强吃了两口,放回桌上。忍不住又说了:「你总共煮了多久啊?怎幺还这幺硬,这些红豆未免太叛逆了吧?你是怎幺对待他们的?」外子偏着头,纳闷地猜测:「会不会是豆子放太久了?已经太老了?」

豆子变老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但也许并非不可能。我把那碗红豆倒掉前,已经忘掉它原本叫做「红豆汤圆」,因为汤圆已经完全瘫软如泥。

转身看到炉子上蹲坐一口大锅,我信手掀开锅盖一看,简直大吃一惊!锅里满满一锅的红豆汤,经过两日的熬煮试吃,怎还如此大规模盘踞?到底这位先生放了多少红豆?加多少水?外子说:「反正所有的豆子都放进去了。」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第三天,红豆汤圆又不死心地出现。这次,汤圆整个溶成浪漫的蜉蝣生物,红豆则我行我素,保持乐观的坚强意志。我仍旧很感激地嚐了一口,又放回桌上,将道听涂说的印象说给家人知:「听说红豆不是好相与的,只要吃了甜头,就势不投降!爸拔的糖放早了吧?」

第四天,红豆汤圆不再出现我桌上,我看到外子兀自端了一大碗在一旁吃着。我开玩笑问他:「第四天还吃着红豆汤圆,要不要即席发表感言一则。…」

外子笑着掰:「红豆汤圆圆又圆……圆圆……嗯……」

我帮他造句:「红豆汤圆圆又圆,转眼已过四整天;汤圆早已烂如泥,红豆依然顽石坚。」

晚上,我想起那一大锅红豆汤圆,心生不忍,想趁着外子不注意,将它倒掉。哪知居然遍寻不着。一问,才知已全倒进了外子肚内。怎幺做到的?那一大锅。他说:「我就不信吃不完!就早也吃、午也吃、晚也吃,好不容易终于在刚才吃光光。」

虾密!意志力未免太坚强了!他是在跟红豆呕气还是比意志力?

变数实在太多

前些天曾没来由的疯狂想吃红豆花生小汤圆,网路上查到了台中林森南路有一家「汤圆之家」颇知名,立即开车直驱,结果傻眼,居然关门闭户,后来听说黄昏六点三十才开门。

于是,夫妻俩开着车,在台中市区内游逛。一个看路,一个看招牌,堪称最佳拍档。正在即将绝望之时,二姊来了电话约吃饭,我抓住机会请教,终于长途跋涉到丰原中兴路上找到一家现煮红豆花生小汤圆,味道不若台北住家附近的「政江号」,但差强人意。

说来也奇,年少时,除了乡下人拜拜时煮得稠稠的红白小汤圆外,一点甜食欲望也无,却在几十年后,满街找甜汤喝,红豆花生跟汤圆的组合,最能满足我的口腹之欲。

人生变化谁也料不定,我以前不敢吃的第一名食物-甘蓝菜,如今居然跃升为最爱;以前讨厌看起来像黑瘦木头的山药,现在也开始成为新欢,口腹之欲都无法自我宰制,更遑论其他成之于人的部分。所以,千万别说:「我才不嫁比我小的男生!」我的一位曾咬牙切齿如此誓言的闺中密友,后来就嫁了比她小八岁的男友;还有,千万别说:「我才不要嫁眼镜男,尤其是戴黑框眼镜的老土!」下场是这人后来不幸而言中地嫁了她最不想嫁的戴黑框的眼镜男,而更不幸的,「这人」就是我。

一生很长,要经历的事太多。以前不信中医、更唾弃专治跌打损伤的师傅,那是因为年轻,百毒不侵。如今上了年岁,遇上了,偶然也去让中医师瞧瞧;过不去了,偶尔也请师傅敲敲打打、乔乔骨头。

以前,相信只要坐得正、行得端,人生就没问题,现在才知偶然也会无端祸从天上来。以前坚信只要修身、齐家就能治国平天下;如今才知不然,修身不一定就齐得了家,治国更不能只仰赖清廉自持,还得够聪明、有策略。

一生真的还满长,变数实在太多,不敢断言的事愈来愈多,志向变得愈来愈渺小,如今只剩了:「现在如果再有一碗好吃的红豆花生小汤圆就太好了」。

摘自《老花眼公主的青春花园》

Photo:Francisco Osorio, CC Licensed.

和你一起相偕享受人生的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