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子孟:米已煮成粥咖啡店尊重禁烟令

何子孟:米已煮成粥咖啡店尊重禁烟令

卫生部今年起在冷气和非冷气餐厅、咖啡店、露天小贩中心及路边摊食肆禁烟,在没U转之下,本地咖啡店业者只能“逆来顺受”。

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总会长拿督何子孟坦言,现在“米已煮成粥”,在新法令生效下,总会已放弃争取开闢咖啡店“吸烟空间”的权利,只盼业者在严荷条件下继续加油,守住这老行业。他说,卫生部立场非常强硬,根本没协商余地,全国各地传统咖啡店业者唯有尊重法制,尽量满足政府禁烟法令,不作任何反抗。

他强调,虽然政府已扩大禁烟区,也不允许烟民在咖啡店内吞云吐雾,但全国咖啡店业者会继续售卖香烟,毕竟这是收入之一。

不再争取吸烟空间

问: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会否继续向卫生部力争开闢咖啡店“吸烟空间”?

答:卫生部只给业者与烟客6个月宽限期,之后就会执法,显示当局态度强硬,总会已无能为力,唯有妥协。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全面配合政府条例,不会再反抗,至于烟民往后是否被执法就自求多福了,业者必须遵守条规,能做的就是在店面显眼处招贴禁烟告示牌,告知顾客不可吸烟。

业者并没执法权,只能苦口婆心的劝告,若烟客不服从,业者也不能做什幺。

扩大禁烟令不只总会不满,大马印裔餐馆业者协会及穆斯林餐饮业者协会也纷纷表示无所适从并表达不满。我们三大总会一直都保持联繫,也曾向卫生部提交备忘录,但很遗憾的是业者的诉求未获接纳。

我们去年10月25日与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会面时,要求开闢吸烟室或划出吸烟空间,但他立场很坚持,不允许这幺做,只答应给业者6个月宽限期,其他要求一概不受理。我们也有反映,若咖啡店靠近马路边,距离10呎以外等于是要烟民在马路上抽烟,但副部长也不接受这理由。

政府不能把烟民当罪犯,在尊重非烟民之际也应尊重烟民抽烟权利。既然政府继续向烟民徵收烟草税,就有义务为烟民拟定双赢方案,尤其可规划吸烟空间让烟民解瘾,但令人失望的是,政府没做好这方面準备就仓促落实禁烟令。

政府应专注引导烟民戒烟,设禁烟区只会引起国内500万烟民反弹,尤其这幺做纯粹为满足世界卫生组织条例,对减少烟民毫无助益。设禁烟区属于高压手段而非心理战术,无法获得烟民认同。

烟客减生意降15%

问:全马饮食店于1月1日全面禁烟后,这几天业者生意有受影响或冲击吗?

答:一般传统咖啡店的顾客,烟客佔了30%。根据我观察,自禁烟以来烟客明显少了一半,相对我们的生意也减少了15%。目前市场行情很坏,再少掉15%顾客,业者真是有苦难言。

禁烟令才刚开始,希望烟民不满的情绪只是暂时性,否则长久下去会对业者造成很大影响。

温和劝告烟客禁烟

问:咖啡店业者这几天有无面对烟民顾客刁难?

答:虽然引起很多烟客不满,但普遍上烟客仍可接受这禁令,也接受业者劝告。当然也有不讲理的烟客,我们都劝告属下会员及员工,在劝阻吸烟时不宜过度强硬,若与烟客起争执就不好了。

很多烟客都是咖啡店熟客,况且目前还有半年宣导宽限期,烟客听劝与否,业者也无可奈何。若要我们去强硬阻止抽烟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执法权,只能展示禁烟告示牌,并提醒不能在店内抽烟。

我们开门做生意不能赶人或得罪客人,现在经济不景,我们不能失去客源。

刑罚业者不公平

问:您如何看待卫生部重罚违规业者之举?

答:没展示禁烟告示的业者可面对不超过3000令吉或6个月监禁;无法阻止顾客抽烟及提供抽烟设施的业者可面对不超过5000令吉罚款,或不超过1年监禁。这刑罚对业者非常不公平,我们只能劝告,无权执法。

在卫生部公布食肆须展示告示牌的规定时,距离禁烟令正式落实仅剩两週,期间还爆发禁烟告示牌烟头向左或向右的混淆,导致印刷厂不敢贸然印製,告示牌因此严重短缺。目前还有部分业者仍没买到告示牌,总会已帮会员安排找印刷厂以尽快印製,一完成便会分发给会员展示。

续卖烟增收入管道

问:全马饮食店全面禁烟,业者今后会否继续卖香烟?

答:肯定会继续卖,毕竟卖烟是合法的,也是业者增加收入的管道。当然,销量可能会下跌,尤其不能在咖啡店抽烟,烟客大可到其他地方购买。同时,咖啡店啤酒销量也会受影响,因为禁止抽烟,烟客可能就不想花太长时间在店内喝酒。 

狮城禁烟政策更完善

问:新加坡被视为全球禁烟最严格的国家,却有为烟客提供吸烟间,你觉得新加坡禁烟政策是否更适合我国?

答:我们这里的禁烟政策与新加坡比较差太多了。新加坡政府是在尚未宣布政策或法令前就已有一套完善计划,包括在一些地方角落提供吸烟空间,以及食肆设立吸烟间,也设有允许吸烟的告示牌。

我们认为政府应允许设立吸烟间,除了尊重烟民吸烟权,也让烟民更有尊严。就如日本和新加坡等国皆允许食肆设吸烟间,在不影响非烟民之下尊重烟民权利,同时能把烟民和非烟民隔开,避免吸入二手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