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就能私刑当正义?换作国民党却仍被当伟人爱戴?

家暴就能私刑当正义?换作国民党却仍被当伟人爱戴?

近日,家暴议题在社会版上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一连串的「私刑正义」风潮,台湾宛如回到清领时期那个法治意识薄弱的械斗社会。对此,国民党立委颜宽恒表示「行霹雳手段是必要的!」,不仅如此,连新北市国民党籍议员叶元之也在脸书发文,声称虽知道私刑不对,但看到肉圆哥被打画面「满疗癒的」,甚至「希望不断重播,被打的画面长一点」。诸如此类的言论,彷彿是间接向大众鼓励私刑,更是直接忽视法律的存在。

家暴就能私刑当正义?换作国民党却仍被当伟人爱戴?

但是,面对家暴,喜欢循私刑途径以解决问题的人,不知是否都有一致的标準来检验施暴者?以下拿两位知名人物为例,就会了解台湾人是不是有选择性正义。

先说还活着的,也是一件传闻已久的「公开秘密」,Google 一查就知道的,非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莫属了。连战首次传出打老婆的消息,最早应追溯到 1988 年,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连战理应接受报告并备询,但却缺席,气得当时的国民党立委黄河清批评连战:「主席温锦兰和提案人纪政都是女性,连战是大男人主义者,连自己的老婆都敢打,怎幺请得动他来?」

家暴就能私刑当正义?换作国民党却仍被当伟人爱戴?

《我的台湾路和连战的总统运》一书作者李建军,在书中的「认识连战与朱婉清的关係」篇幅也提到,「在连家的勘察过程中,发现连战的主人房房内有一张大床,床边上有扇小门,小门内又有个小房间,也放置一个睡床。李建军识破了迷局,问朱婉清后,才知道「连战他们夫妻生活不美满」。朱婉清要李建军千万不要说出去。」(页 159)

李建军说,连战是否会打老婆,其实早就写在他的脸相之中,连战两眼聚焦,两腮反突,典型的世家子弟,无论什幺事情心知肚明,不爱表露在口中,遇到不如意事,在外不动声色,到家在老婆身上出气。「连主席在一般情况下很冷静,但在家里会突然的冲动,连夫人经常给他打,而且他出手很重,搞得连夫人几天不能出门……」。

朱婉清以为李建军看不出连战打妻,所以断断续续地说给李建军听。因为每次连战打了老婆后,使得朱婉清很难处理。连夫人总是哭诉不停,讲连战的丑事,她不附合,连夫人就给她看眼色或迁怒于她,如果去附合,一旦失和,后果更加严重,左右为难(页 160)。

此外,2004 年《壹週刊》144 期刊载〈连惠心私密信件,惊爆连战打老婆〉一文,披露 14 封连战之女连惠心在就读美国学校期间写给友人的书信。撰写时间从 1978 年到 1981 年(连惠心当时 12 岁到 14 岁),不仅是原件,且还有完整成套的信封、信纸,以及当时的邮票及邮戳,信末署名「Arlene Lien」,寄信住址是敦化南路一品大厦连家住址;《壹週刊》爲求证真实性,更请专家鉴定笔迹,发现这些书信的可信度极高。

根据《壹週刊》刊载的内容指出,连惠心在 1980 年 7 月 2 日、8 月 7 日写给 Jane 的信中明确写下对「爸爸打(beat)妈妈」的愤怒。连惠心说:「I hate the damned bitch so much!」(我讨厌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讨厌。我好讨厌这可恶的狗东西!)

接下来谈已经作古的「民族英雄」——蒋介石

蒋介石的好色与性病姑且不论,这次就聊他如何家暴,众所週知,蒋介石有四段「正式公开」的婚姻,分别是元配毛福梅、第二位是出身风尘的姚冶诚、第三位是才华洋溢的陈洁如,最后才是宋美龄。

为何要谈一个历史人物呢?毕竟他是我们台湾心目中的「民族救星、自由灯塔、世界伟人」,所以当然得窥知一二,才能好好教育我们下一代。

蒋介石的元配毛福梅在 19 岁,蒋介石 14 岁时,便由是蒋介石的母亲安排结婚,毛福梅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妇女,为蒋介石育有一子,就是蒋经国。后来,16 岁的蒋介石到奉化唸书,毛福梅也跟着陪读;见多识广后的蒋介石,开始嫌弃不识字的毛福梅,稍有不满便拳脚相向。蒋介石去日本留学后,夫妻俩渐行渐远,直到蒋介石的母亲去世,蒋介石就休了毛福梅。

家暴就能私刑当正义?换作国民党却仍被当伟人爱戴?

而最能证明蒋介石痛扁毛福梅的,就是蒋经国。1936 年 1 月,当时还在苏俄留学的蒋经国,託朋友带给他的母亲一封信,同时也将这封信发表在列宁格勒的《真理报》中。蒋经国这篇《给母亲的一封信》的文章里说道:「听许多人说,蒋介石在宣传孔子的孝悌和礼义廉耻的学说,这是他迷惑人的惯用手段,以此欺骗和愚弄人民的意识。母亲,您记得否?谁打了您?谁抓了您的头髮?把您从楼上拖到楼下?……是谁打我的祖母,使祖母因此致死?那不就是他──蒋介石吗?这就是他的真面目,这就是他对父母和妻子的孝悌和礼义。」

综观上述,一个是国民党的「荣誉主席」,一个则是国民党的「永远领袖」。已经死的,我们把他当伟人敬拜、供奉着;还活着的,不知那些开直播动用暴力的正义使者们,愿不愿意担任「执法者」呢?不然,我们以后要怎幺教育下一代?

本文作者独家于芋传媒刊载,如要引用请询问并附上出处。

参考资料:

管仁健观点》正义乡民们!一品大厦里还有个鬼父始祖李建军所着「我的台湾路和连战的总统运」一书读后感蒋介石的「家庭和乐」史